<sub id="bzvhh"><meter id="bzvhh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<th id="bzvhh"></th>

            我敢說,你又沒看懂張藝謀

            2018年10月06日10時49分內容來源:獨立魚電影

            我敢說,你又沒看懂張藝謀

            《影》應該是國慶檔最具爭議的電影。


            一說是張藝謀翻身的驚艷之作,一說是空洞無物的吹捧之作。


            誠然,張藝謀憑借《影》,拿下金馬12項提名,清掃了《長城》以來的陰霾。


            翻身,不假。


            但要說,驚艷,魚叔覺得卻有吹捧之嫌。


            《影》跟《英雄》是一個水準的作品,都是把形式感做到了極致,但故事又極為羸弱。


            譬如影子幾次重傷,卻又安然無恙,跟死不掉的章子怡(十面埋伏的小妹)簡直如出一撤,都是強塞主角光環。


            在劇作的改編上,張藝謀做的最對的地方,就是抹掉了「關羽大意失荊州」這個典故的所有「三國」符號,不致于背上褻瀆名著的罵名。


            不過,魚叔的基友羅罔極有不同看法,他恰恰覺得《影》 的故事沒那么簡單。


            這就讓他來說說另一個「影」。


            是的,整部電影不止鏡州一個替身。


            《影》


            文/羅罔極


            兩天,我跑了兩趟電影院。


            每當電影散場,我都聽見有人吐槽“沒看懂”。


            無論喜歡與否,大多數人對《影》的評價就是“沒看懂”。


            在豆瓣,一條最熱門的短評如此說道:


            看完影,第一時間朋友問我如何?

            我說,一臉懵逼

            又問,為何?

            我說,很難說

            如果說電影好,我卻一時不能道出好在哪里?

            如果說電影不好,我怎么會有意猶未盡的感覺?



            意猶未盡。


            我相信不少觀眾,看完電影都會有這個感受。


            這個感受,除了來源于水墨色調的悠然意境,也來源于開場與結尾的那個鏡頭。


            開場,沛國朝堂內,小艾孫儷 飾匆忙跑到門前,滿臉驚懼地透過門洞,窺視外面的景象。


            兩小時后,我們才得知,影片其實采用了倒敘。


            小艾窺視門外,其實就是正戲的結尾。


            就是經過七天的生死搏殺,影片閉幕前的最后一個鏡頭。



            追求極簡的張藝謀,為何要讓這個鏡頭,出現兩次?


            一個原因:留白。


            我們知道,《影》全片彌漫水墨色調,表現手法頗具國畫韻味。


            而,國畫的創作,或者說中式的藝術創作,最講求的正是“留白”。


            比如,南宋年間,馬遠的《寒江獨釣圖》——


            一只小舟,一個漁翁在垂釣。


            沒畫出一滴水,卻能使人感受到煙波浩渺。



            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。


            小艾窺視門外,影片戛然而止。


            張藝謀如此拍,就是要留下空白,引發無窮的遐想。


            那么,小艾透過門洞,究竟看見了什么?


            要想解答這個問題,我們得先縷清片中的人物關系。


            《影》全片共九名角色,以及ABC三方陣營。


            每方陣營,都分別有三名角色,象征三種不同的階級。


            聽不懂?沒關系,我做了張圖——



            看完此圖,可能有人想問:


            “替身,不就鏡州是嗎?為什么說魯嚴王景春 飾和田戰王千源 飾也算替身?”


            關于替身,百度百科的闡釋是:“代替別人做某事的人。”


            在戰爭年代,所謂替身者,就是代替自己身處敵營。


            鏡州,表面是沛國都督,實則是代替子虞,與外敵楊蒼交戰,與內敵沛良斡旋。


            魯嚴,表面是沛國使臣,實則是代替楊蒼,潛伏于沛國朝堂,獲取沛國的情報。


            田戰,表面是子虞心腹,實則是代替沛良,探究子虞的虛實,給子虞布下死局。



            這就是為什么,很多觀眾“道不出好在哪里”的原因。


            通過明線情節,觀眾都知道鏡州和魯嚴的真實身份。


            但,絕大多數觀眾,都沒能看出影片的暗線:田戰


            田戰,其實才是張藝謀最狡猾的設計,是沛國主公沛良(鄭愷 飾)所布下最陰險的一枚棋。


            朝堂上,子虞(實為鏡州)因違抗王命,遭到沛良革職。


            田戰見狀,迅速“跳反”,為子虞說話,“主公不可!”。



            田戰的表態,讓子虞以為,田戰跟自己站在同一隊。


            接下來——


            沛良用一句“你這是新傷”,詐出了鏡州實為子虞替身的真相。


            但,沛良并沒挑明真相,也沒下令鏟除欺君的鏡州和子虞。


            這是因為,沛良還不知道,子虞身在何方,又到底有何意圖。


            所以,沛良決定,暗中派出田戰去打聽



            又一次朝堂上——


            使臣傳來情報,楊蒼的兒子楊平,想納沛國的長公主青萍為妾。


            沛良剛要同意,田戰再次“跳反”說:“沛國遲早要毀在你的手上,昏君!”


            面對滿朝文武,田戰又罵又踢,不給沛良留絲毫情面。


            沛良又急又怒,拿起身邊弓箭,向田戰射去。




            結果,箭射到了地上。


            田戰撿起箭,說:“不勞主公費力,臣自己來。”


            田戰用箭,捅了一下自己。


            捅的并非要害,卻騙得了子虞的完全信賴


            《影》改編自朱蘇進的小說《三國·荊州》。


            在原始劇本中,楊蒼就是關羽,子虞就是周瑜,沛良就是孫權。


            后來,或許是怕被歷史學者批評,就將背景改到一個架空的世界。



            但,《影》似乎仍沿用了一些,三國時期的經典事跡。


            比如,楊平要納長公主為妾,其實就是“虎女焉能嫁犬子”的改編。


            比如,沛良射田戰,其實就“周瑜打黃蓋”的改編。


            不過,比原版更厲害的是,沛良一箭雙雕,迷惑了兩名敵方主帥。


            得知沛良罷免大將,楊蒼開始輕敵,將三萬軍隊從城中撤出。

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子虞暗中找到田戰,將田戰納為心腹。


            為了詐出子虞的意圖,田戰問道:


            “都督,何苦自囚于密室?何不取主公而代之?”


            子虞毫無防備,既說出了關于鏡州的一切,又表明了自己的真實意圖:


            “你幫我攻下鏡州城,事成之后,擁我為王,你是都督。”



            正因田戰的情報,沛良才對子虞起了殺心。


            正因田戰的情報,沛良才得以知道,鏡州城不日將破。


            正因田戰的情報,鏡州快被子虞滅口時,沛良才能將鏡州救出。


            正因田戰的情報,沛良派出的刺客,才能迅速就找到,子虞的藏身之所。


            沛良,是沛國的主公,但并不是全知的神明。


            唯有如此,才足以解釋,為何沛良幾乎能掌控全局,整部影片的邏輯才說得通。



            沛良沒料到的是,猶如病鬼的子虞,竟能殺光刺客,突出重圍。


            沛良更沒有料到,猶如賤奴的鏡州,竟會殺死主帥,企圖逆襲。


            影片最后,以楊蒼為首的A方陣營,全滅。


            而,B方和C方陣營的“最高主帥”,也都被殺死。


            但,鏡州與田戰,兩名次一級的“潛伏替身”,卻仍然活著。


            所以,作為唯一僅剩的“被犧牲者”,小艾透過門洞,究竟看見了什么?



            田戰絕無可能放過鏡州。


            遙想當年,為了救子虞,田戰力博十幾名山賊。


            再看如今,為了救長公主青萍,為了救沛良的妹妹,田戰險些被楊平砍死。


            像田戰這樣的死忠,或許可能迫于大勢,倒戈向子虞效忠。


            但,主公已死,子虞也死了。


            田戰不可能屈膝于一名,殺死自己偶像的無名小卒。


            鏡州披荊斬棘,走出血海般的王宮后,仍要面對無止盡的殺戮。



            這就是《影》的真實結局。


            最近,面對種種采訪,張藝謀最常說的三個字是“做自己”。


            而在《影》中,我們也能看到,張式古裝電影里,一些固有的東西。


            比如——


            吳磊演的楊平,就可與《黃金甲》中,周董演的元杰遙相對應。


            統兵數量雖然不同,動作和步伐卻相當一致。



            楊平與元杰,同樣是英年才俊,同樣是孝義無雙。


            也同樣是權欲斗爭中,最令人痛心的“被犧牲者”。


            使臣傳來情報,沛國想與炎國聯姻,將青萍嫁給楊平為妻。


            楊平,既不知道青萍的樣貌與氣質,也不知道青萍的思想與靈魂。


            在楊平眼中,青萍并非活人,只是一個符號,“沛國長公主”。



            抱著“好玩”和“貶低敵國”的心態,楊平回復使臣,要納青萍為妾。


            數日后,戰場上,青萍沖向楊平:“叫你欺負我!”


            楊平茫然,百思不解:“我都沒見過你,如何欺負你?”


            這荒誕的臺詞,讓我想起《芳華》里,一名士兵死前問護士:“什么是果丹皮?”


            下一幕,兩人互相砍殺。


            最青春蓬勃的肉體,莫名倒在最鮮紅的血泊之中。


            最意氣風發的靈魂,莫名被獨裁者利用,灰飛煙滅。



            為什么我說,楊平、小艾、青萍,是“被犧牲者”?


            因他們和士兵一樣,離真相最遠,離死亡最近。


            楊平當真以為,父親戰無不勝,敵方只配給自己做妾。


            小艾當真以為,丈夫心存仁慈,會放自己跟鏡州離去。


            青萍當真以為,子虞為國為民,沛良所做是無奈之舉。


            他們都不清楚,在主帥心里,除了權欲,再無他物。


            就像十六年前,王菲唱的那句歌詞:


            染紅整個天空,成全了誰的夢?

            只是為了,叫千萬人鞠躬!



            《影》是張藝謀底色最為悲涼的一部作品。


            就連對愛情的表達,都蘊含著一種殘忍。


            今天看見一篇大V的“影評”,說:


            “情節沒有交代,鏡州和小艾的感情從何而來,所以這兩個人并沒有打動我。”


            我卻覺得,鏡州和小艾的感情,其實是完全符合心理學的。


            鏡州自幼走失,造成母愛缺失。


            密室中,鏡州被子虞的家族軟禁:


            “沒有光,沒有聲音,我一個人在黑暗里,摸遍了墻上每一條縫。”


            密室外,母性極強的小艾,就是鏡州賴以生存的唯一。



            注意兩人這段情欲戲——


            鏡州蜷縮在地,宛如子宮胎兒。


            小艾跑來,拍了下鏡州,鏡州猛然驚醒,像一個慌亂的孩童。


            接著,小艾像母親般,將怕黑的鏡州擁入懷中。


            這不叫“進展突兀”,這叫“俄狄浦斯情結”。


            這不叫“不會講故事”,這叫“運用視聽語言去展示”。



            可惜,我們的大部分觀眾——


            既不懂得在留白中遨游遐想,又不愿意深究視聽語言,讀解大師級的影像。


            網傳,《影》的投資在三億左右,票房需達到九億才能回本。


            然而,截止目前,《影》的票房僅四億。


            低于同期上映的另一部,同樣講述“替身逆襲”的作品。



            坦白說,隔壁那部“替身逆襲”我也看了,內容十分庸俗。


            那為什么,它的票房,還能蹭蹭上漲?


            我想起2017年,第89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中,有一處細節,至今讓我印象深刻——


            在現場的大銀幕上,播放了一部紀錄短片,大抵內容是記者通過采訪各國人民,介紹電影對全世界的影響。


            意大利人說:“電影讓你體驗其他人的生活。”


            法國人說:“我喜歡為一部電影傾倒,帶來永久的頓悟。”



            美國黑人說:“能觸動你的電影最棒,從每個層面影響你,使你借此作出改變。”


            美國白人說:“電影是全球通用的語言,電影就是魔法,魔法是全世界共通的。”


            而,輪到中國人時,鏡頭先給到萬達廣場。


            一名黃皮膚的姑娘,用漢語普通話說道:


            (我喜歡看)動感更強那一種
            所以我愿意來電影院看電影



            注意——


            姑娘說完,剪輯師安排的下個畫面,是《霸王別姬》的段小樓身處妓院,面露猥瑣的笑容。


            沒錯,趣味低級與審美膚淺,就是中國觀眾近些年里,給國際影壇帶來的一個民族印象。


            我希望,這篇文章,能讓讀過的人,對電影的理解有所改善。


            哪怕只是一點點。


            喜歡這篇文章的人也喜歡 · · · · · ·

            獨立魚招聘:加入獨立魚,跟魚叔一起干掉爛片

            這是近期評分最高的電影,注定將成為不朽之作!

            顛覆了以往所有科幻劇,這是要上天!

            十月新片超級多,我想看的有十部

             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

              爱赢线上娱乐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bzvhh"><meter id="bzvhh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bzvhh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bzvhh"><meter id="bzvhh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bzvhh"></th>